你曾见到过黄昏时的天边吗?一定见过的。你还记得那景象吗?他就算是一个画家,不小心像天蓝色的画布上,泼上了一瓶红黄交杂的颜料,中心是一片艳红,而远处就染上了一片金黄,贪吃的孩子会为那是一碗做的很好的西红柿鸡蛋汤。可以说那颜色是柔弱的,因为它看起来就像凤凰花一样娇艳欲滴。娇的让人心疼,艳的让人心醉。

可我又不得不承认,那颜色是残暴的。他总是不失时机的吞噬掉天边的最后一片蔚蓝。每当夕阳洒下,最后一片余晖,光芒洒到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,你若是细心搜寻,也许会看到一棵大杨树下站着一个孩子——那就是我。

你曾见到过黄昏时的天边吗?一定见过的!  第1张

奶奶曾经跟我说过,她的童年是在[文]一个狭小拥挤的筒子楼里度过的。[章]所谓筒子楼,就是一层楼住56户[来]人家,共用一个厨房,一个厕所的[自]那种古老建筑。在当时,那种住房[爱]条件也许并不令人沮丧,而现在确[转]实是古老陈旧的。如果你还想了解[屋]的更细微,到公用的厨房去看看,[,]就可以明白一切。推开布满灰尘而[文]又破旧不堪的门,也许你会首先注[章]意到周围由于潮湿,破损,变得灰[不]白相间的墙壁。

墙角也许会有一只大蜘蛛,在心安[得]理得的织网。当你走进去的时候,[转]也要小心,因为水泥地上常被人们[载]洒上水或油之类能够滑倒人的东西[!]。当你转移视线,会看到一个很长[文]的水池子,里面有几片烂菜叶子或[章]是一些米饭粒,上方的水龙头早已[来]锈迹斑斑,一打开并会发出次次的[自]呻吟声。你池子底下偶尔也会窜出[爱]几只大老鼠,哧溜一下闪过就销声[转]匿迹了。周围有五六个炉灶,一家[屋]一个。炉灶前的墙壁被油烟熏成灰[,]黑色,墙皮也一块一块的卷起,摇[文]摇欲坠。

这些事是我小时候奶奶讲给我听的[章]。但现在奶奶走了,我又不得不想[不]起他对我讲过的每一句话。栀子花[得]瓣在晚风中游弋,轻轻的跌落到水[转]塘里。那片血红的夕阳带走了她,[载]她最后的灿烂。
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aizhuanwu.com/gw/3165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 admin 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