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明至,阑珊处,恍惚间已过百年。

爱转屋 0

月隐星县现,露重风轻,伴着别枝惊鹊与林中鸣蝉,目致窗外,灯火背后——远离城市喧嚣。我吹面泛着微光的台灯暮光,借一斛月光,向窗外折一条可做琴弦的柳枝,掬一捧可为号角的秋风,沏一壶可让清泉的绿茶。

窗外,星云与飞星似在金风玉露中[文]相逢,箜篌乐声如滴露芙蓉在秋雨[章]中缠绵。我感叹于“江流宛转绕芳[来]甸,月照花林皆似霰。”月华像夜[自]明珠在天幕中撒下迷蒙白光,如白[爱]霜沾染我的双手,寒但又亲近。

“金风细细,叶叶梧桐,绿酒初尝[转]人易醉,一枕小窗浓睡。”秋意淡[屋]淡,如微风之指轻柔,惹人丝丝秋[,]情随之远扬。但听窗外有风徐徐吹[文]过,吹走思绪缠绵,看窗外攀条如[章]龙,树影婆娑,蝶随风徐徐而过,[不]划出一抹生机。

此时“野径云俱黑,江船火独明。[得]”一杯“清泉”下肚,伴随着绵绵[转]细雨好不安逸!积水上,泛起层层[载]涟漪,打碎路灯倒影;树枝头,跳[!]起欢快舞蹈,洗净绿色衣裳;在窗[文]旁,奏起世纪乐章,消退内心惆怅[章]。我欲说“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[来]吟啸且徐行。”

夜将尽,手旁青灯素笔,星辰四幺[自]坠入山海。抬眼望,透过窗是树影[爱]摇曳交织,淋漓墨间,斑驳下一片[转]月光。天空快要退去深沉而俏皮的[屋]黛蓝,但还未弄清何为心之所向。[,]或许是远离城市喧嚣,也或是明月[文]为伴,更可是烟雨江南与良人相伴[章],甚至为诗和远方。

黎明至,阑珊处,恍惚间已过百年[不],城市喧嚣已然到来,窗外是万家[得]灯火。
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aizhuanwu.com/gw/3150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 爱转屋 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