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现在交通已经日渐发达,但我们还是喜欢骑车前行。私家车对我们来说有点遥不可及,虽然公交车已经渗透到我们的生活中,即便如此,我们还是喜欢骑自行车,不为别的,只为自由。那一年,自行车是每个家庭必备的出行工具,不是现在骑的,都有骑的自行车,专业又不失风度。

高中,一个承上[文]启下的阶段,对[章]于年龄来说,也[来]是如此。感觉自[自]己的翅膀渐渐丰[爱]满,慢慢尝试脱[转]离父母老师的束[屋]缚。当时娱乐项[文]目还是不发达。[章]当然口袋也不发[来]达,所以周末骑[自]自行车已经成为[爱]每个周末的必修[转]课。为什么说乱[屋]跑是因为随遇而[文]安全?

一个假期,一个[章]周末,我骑着自[来]行车到处逛。我[自]记忆中最深刻的[爱]是住在同学家的[转]新房里。新房在[屋]国道旁边,家里[文]人住在老房子里[章],所以它成了我[来]们的根据地。夏[自]夜,只需要一个[爱]凉席,七八个人[转]挤着,因为房子[屋]里蚊子太多,所[文]以只能睡在楼顶[章],伴随着偶尔路[来]过的卡车声,吹[自]着略带土气的凉[爱]风,看着漫天的[转]星星,迷迷糊糊[屋]也不知道睡了还[文]是没睡。

半夜,有些人扛[章]不住冷,跑下楼[来]去找个没风的地[自]方睡觉,但是睡[爱]不了多久,因为[转]天空还没有泛起[屋]鱼肚白的时候,[文]路上的大卡车就[章]多了,吵得楼顶[来]的人睡不着,那[自]就出发吧,拉起[爱]楼下或者睡着或[转]者没睡着的,骑[屋]自行车,出发,[文]顺便在路边谁家[章]的西瓜地里做两[来]个西瓜带。

无导航,路标也[自]少,只知道谁说[爱]泾阳有张家山([转]已开发成郑国渠[屋]景区),就骑自[文]行车出发,只知[章]道一路向北,边[来]走边问。一路国[自]道国道,忽而上[爱]坡,忽而下坡,[转]还是那种特别大[屋]的坡,一口气上[文]下,你追我赶,[章]不停地,现在想[来]想,年轻真好。[自]

因为当时还没有[爱]开发出来,到了[转]地方还是有点失[屋]望。砂石路把车[文]况不太好的自行[章]车撞到了颤抖。[来]不知道是谁把篮[自]子里的西瓜撞到[爱]了地上,散了。[转]然后干脆停下来[屋],把西瓜都打碎[文]吃了。心情好多[章]了。我以为我以[来]前很饿...随[自]着山路越来越陡[爱],张家山水库大[转]坝出现在我们面[屋]前,大家都弃车[文]而下。

当然,当时的快[章]乐有些想起来却[来]心有余悸,甚至[自]有点害怕。记得[爱]回山的时候发现[转]了一条羊肠小道[屋],大概一米宽。[文]一边应该是修在[章]山脚上的灌溉渠[来],水流急浑浊;[自]另一边是郑国渠[爱]。没放水的时候[转],下面是大石头[屋]。目测大概十米[文]深。我们从这里[章]骑自行车。现在[来]想想,从哪里掉[自]下来都是意外,[爱]而不是今天坐在[转]这里写故事。

出了山,上了国[屋]道,大概是中午[文]12点左右,暑[章]假中午的太阳可[来]不是闹着玩的,[自]再加上又累又饿[爱],再想想来时的[转]路,那道大坡,[屋]实在是没人敢喊[文]豪言壮语。恬着[章]脸在路上拦回市[来]里的车,在经历[自]了许多不顺路后[爱],终于连人带着[转]自行车被扔上了[屋]一辆只能拉到离[文]市区很近的马庄[章]镇的煤车。

上车有多潇洒,[来]下车有多尴尬,[自]煤渣夹杂着汗水[爱],在脸上留下青[转]春的痕迹。感谢[屋]纯洁朴实的拉煤[文]车大哥后来到镇[章]上的一位同学家[来],想着去洗一洗[自],讨个水喝。但[爱]此时此刻,我们[转]却被命运安排得[屋]清清楚楚——镇[文]上停电停水。家[章]里只有一点水倒[来]出来不够半盆。[自]可想而知,七八[爱]个人把水洗成了[转]无法形容的颜色[屋]。当然,热情的[文]同学还是切开了[章]解渴的西瓜。

之后的事,应该是各自骑车回家吧,印象不多,毕竟已经过去了近20年…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aizhuanwu.com/gw/2977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 admin 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