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的小梨涡是真实故事吗?她的小梨涡这本书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,这是一本现代爱情故事,而且还是按照现实生活进行改编的。所以故事的原型男女主都是真实存在的,里面很甜的和很虐的情节,先是被虐哭,再是被甜哭。

以下内容摘自《[文]她的小梨涡》:[章]

1、
这场雨,忽然之间下得那么大,席卷了整个天地。似乎只剩下他们。
可是哪有什么突如其来的难过,其实就是一直在心里。
“我过得不好。”谢辞说着,声音居然哽咽到模糊,“许呦…我过得不好。”
只是见到她,就像一个导火索,把这么多年压抑的感qíng全部引燃,再也没办**制。
许呦没有说话,假装听不见。
“许呦。”他又喊了一声。
“对不起……我越来越糟了。”谢辞声音渐小,眼睛低垂下去。
眼前的他,被潮湿的雨淋得狼狈至极。从少年到男人。轮廓变得更深,鼻梁清晰,下巴线条瘦削。
许呦手里捏着手机,不知道是眼泪还是雨水,落在她脸上,顺着滑下去。
远处有辆车停了很久。是张莉莉的。
许呦看了很久。然后转过头来,平静地告诉他,“谢辞,你别堕落。”
说完,她绕过他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只留谢辞一个人呆在原地。
每个人都会累,会难过。
但是没人能为你承担悲伤。
所以你别堕落。
因为不管你是死是活。
贫穷还是富贵。
生病还是健康。
难过还是开心。
从此以后,都跟我没有关系。
2、
空荡荡的教室,好像真的回到了过去,这么多年有恍然如梦的模糊,似乎什么都没变。
谢辞坐在课桌上看着她。
她四处张望的样子很可爱。
“许呦。”
“嗯。”
许呦慢慢走下讲台去,挨着他坐下。过了会,头靠上他的肩膀。
谢辞把她的脸托起来,他的眼睛微微眯,“你开心吗?”
她没说话,轻轻闭上眼睛。
谢辞说:“我前天做梦,梦到我们还在上高中。”
许呦强忍住湿润的眼眶,听他漫不经心地说:“然后你对我伸手,我就跟你走了。
安静漆黑的教室里,他的声音温柔又模糊,好像又回到最初。
“我以前上课老是偷看你。”
“故意拧紧你的水杯,读课文的时候学你说话。”
“体育课跑步,故意蹭到你身边。”
“经过你旁边,把你书和笔碰掉。”
“放学了偷偷跟着你回家。”
“后来跟你分开,我还以为你注定不属于我。”
“……”
“谢辞。”许呦的声音很轻,也很淡。
“我给你个家吧。”
他怔怔地,良久之后,笑了,“好。”
我给你一个家,照顾好你。
反正这么多年了,我也再没能忘记你。
再也不能认真持久地喜欢一个人。
往后无论朝夕,还是百年,再也不能像多年前。
十七岁的谢辞,打架抽烟喝酒泡吧,喜欢和高年级的男生混在一起。
在盛夏的一天,许呦抱着书,在众目睽睽下推开教室门进来。
有男生坐在桌上吹口哨。
教室里喧嚣吵闹,谢辞单手撑着头,腿交叠着搭在椅子上,穿着牛仔裤和黑T恤。
她穿着白棉裙停在他面前。
窗外的天很蓝,树林青葱,阳光格外灿烂。

以下是作者写完[来]《她的小梨涡》[自]之后的个人感慨[爱]

我有睡前写日记[转]的习惯。

有时候记在备忘[屋]录里,有时候发[文]在小号微博里,[章]然后设为私密。[来]

写完日记,不困[自]的话,就去微博[爱]看看。前两天看[转]到一个大v发的[屋]话题:说一件你[文]经历的,最幸运[章]爆棚的事。

点开热评,有一[来]条被顶到最高。[自]

【@xxx:今[爱]天喜欢的男生成[转]为了我的同桌】[屋]这个真的是一件[文]好令人开心的事[章]情啦。

但是我读书时候[来]喜欢的男生,没[自]有当过我的同桌[爱],只当过我的前[转]座。

我就随便简称A[屋]。在大部分时间[文]里,他都在我的[章]日记里当主角。[来]

我们俩是高中同[自]学。

他在班上是一个[爱]话很少的人,长[转]相比较奶,很容[屋]易让人把他当成[文]弟弟。

高三之前,我对[章]他都没有过非分[来]之想,因为总觉[自]得这是在犯罪。[爱]直到后来他坐在[转]我前面,我才慢[屋]慢注意他。

时间久了才发现[文],其实A远远没[章]有表面看上去那[来]么沉默寡言、单[自]纯无害。偶尔他[爱]会转过来,和我[转]的同桌讲各种黄[屋]段子,讲完后两[文]人相视一笑。留[章]我一个人尴尬。[来]

他也很喜欢捉弄[自]我。

比如在好好走路[爱]的时候,他会从[转]我身后突然冒出[屋]来,在耳边大喊[文]一声,或者上课[章]的时候把我的鞋[来]带系在他的板凳[自]脚上。

还记得有次自习[爱]课我困傻了,趴[转]在桌子上补觉,[屋]一小半脸埋在胳[文]膊里。迷迷糊糊[章]听到有人在耳边[来]说,老师来了。[自]

猛地惊醒抬头后[爱],看到A坐在位[转]置上,朝着我的[屋]方向,背靠课桌[文]正在喝水。看到[章]我被吵醒,眉毛[来]一挑,脸上挂着[自]很欠揍的笑。我[爱]看撇了一下。

可是后来,他喝[转]水的那个笑,我[屋]至今忘不了。大[文]多数时间,我都[章]不会对A的恶作[来]剧真正生气,因[自]为我需要他帮我[爱]讲各种难题。

A成绩很好,尤[转]其是数学,好到[屋]有点变态。他是[文]我们班主任的宝[章]贝,在各个班级[来]都吹嘘的那种宝[自]贝。

他平时话不多,[爱]帮别人讲题也是[转]。下课有人找他[屋]问问题,他一般[文]先看题目,然后[章]拿一张草稿纸,[来]在上面写过程,[自]写完了直接递过[爱]去。坐在A周围[转]一圈的人都很幸[屋]福,考完试卷子[文]发下来,他的卷[章]子先给我们对错[来]题,上课听不懂[自]的题基本也不用[爱]愁了。

其实每次看他弯[转]腰,脑袋一歪,[屋]单手撑在桌子上[文]帮别人讲题,我[章]都会心跳加速。[来]

后来某一天,和[自]旁边班级的友人[爱]去吃饭。提起A[转]来,友人突然说[屋],误我觉得你们[文]班那个A,长得[章]有点帅。

当时我在低头吃[来]饭,却感觉心突[自]然被戳出一个小[爱]洞,漏了好几拍[转],跳的超级快。[屋]

后知后觉的我才[文]发现自己暗恋上[章]了A。

偷偷喜欢一个人[来],的确不算是一[自]件很幸福的事情[爱],多数时候都很[转]难过。沉浸在自[屋]欺欺人的情绪里[文],不知道该怎么[章]办。又小心翼翼[来],怕被别人看出[自]来什么。

后来高中毕业,[爱]我考的一塌糊涂[转],却听说A是我[屋]们班第一名,他[文]高考发挥的很出[章]色,能上一所很[来]好很好的大学。[自]

我们一个天上,[爱]一个地下。天崩[转]地裂不过如此。[屋]

那段时间,脑子[文]都是空白的。高[章]考完的那个暑假[来],有天傍晚,手[自]机收到A发来的[爱]消息,要我去参[转]加他的升学宴。[屋]看那短短一句话[文],我犹豫了很久[章],还是拒绝了他[来],说没时间。

晚上我独自一个[自]人,躲在被子里[爱]哭了很久。我真[转]的好舍不得他啊[屋],还想多看他几[文]眼。但是懦弱又[章]胆小的我,最后[来]还是没有勇气去[自]见他。崩溃到哭[爱]地手抖,然后删[转]掉了手机上所有[屋]的社交软件。

暑假结束的前几[文]天,我去原来的[章]学校复读了,谁[来]也没联系。

复读的那一年,[自]有时候晚上放学[爱],经过学校门口[转]贴的上一届的高[屋]考光荣榜,看着[文]A的名字,我不[章]小心就会站很久[来]

他,和有他的那[自]段高中时光,每[爱]一分、每一秒,[转]对我来说都是一[屋]段太难忘记的回[文]忆。再后来,总[章]想写什么纪念一[来]下,然后就有了[自]《她的小梨涡》[爱]这本书。

谢辞的原型不是[转]A,我和许呦也[屋]相去甚远。但是[文]他们之间有些相[章]处的小细节,是[来]在我和A身上发[自]生过的。

A肯定没想过我[爱]有这么厉害,厉[转]害到能够写一本[屋]出版书纪念他([文]

到现在我也没能[章]再喜欢上别人。[来]所以。

我和A在一起啦[自]
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aizhuanwu.com/kp/1416.html
温馨提示:文章内容系 admin1111 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,若侵权请联系作者进行删除。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 admin1111 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