却不知曾几何时,就连晚餐也变了模样。

爱转屋 0

几年前的晚餐时,我们一家七口人围坐在一张桌子旁,温馨的月光透过窗子洒到我们身上。相互夹菜,相互把趣事分享。感觉生活惬意又充满希望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我们也渐渐成长,慢慢封闭了自己的内心,不愿把心事分享。我和姊妹们开始追求潮流,也渐渐的显出了我们与爷爷奶奶的代沟。他们不懂我们,我们也不懂他们。我们其实并不想这样,可现在就是那么敏感,情绪一点就炸,没什么办法。爸爸妈妈工作很忙,也渐渐的消磨了我们对他们回家的期望。

却不知曾几何时,就连晚餐也变了模样。  第1张

一次下午放学回家,数学测试没有[文]考好,我的心情很是烦躁。刚进门[章]便听见爷爷奶奶因为一件小事争吵[来],那按耐不住的焦躁直接涌上心头[自]。“不就是炒菜吗?随便炒一个就[爱]可以了呀,你们争什么呀?”便直[转]接摔门进了屋里。尽管我冷静下来[屋]后,感觉有些对不起,但碍于面子[,]也还是没出门。

后来我们四个坐在一起吃晚饭,我[文]一直低着头喝汤,弟弟狼吞虎咽地[章]吃着菜。奶奶说:“你慢点吃,给[不]你姐姐留一点儿。”说完,边小心[得]翼翼的夹着一块豆腐到我的碗里。[转]我吃了,但吃过之后还是闷头不语[载]。奶奶也没再说话。后来才知道,[!]是因为我昨天说想吃豆腐,而爷爷[文]忘记买才和奶奶争论了起来。唉…[章]

再后来,我就上初中了,也和姐姐[来]一样成了学校的寄宿生。我每周回[自]家一次,每周只有两次可以吃到家[爱]里的晚饭,虽然饭菜还是老样子,[转]但不知为何,在学校时总想回家吃[屋]奶奶做的饭,或许是因为想家了罢[,],又或许是因为挂念年迈的爷爷奶[文]奶了罢。为此我的脾气也收敛了许[章]多,但家总还没有回归到之前的模[不]样。

到了中秋节,父母并没有回来,他[得]们说那儿的工资在节假日时要比平[转]时高,就没有回来。我们对此早已[载]司空见惯,但节总还是要过的。他[!]们给我们的零花钱每人多了50元[文],又给爷爷了些钱让奶奶为我们做[章]点好的。一张桌子,五个人。我们[来]吃了月饼,爷爷似乎看出了我们眼[自]中的失望,还给我们讲了几个笑话[爱]。后来,姐姐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[转],我和弟弟就陪着爷爷奶奶打扑克[屋]。倒也有些家的气氛。

过年的时候,爸爸妈妈又回来了。[,]期间他们也来过几次,但这次停留[文]的时间最长。大约有一周左右呢![章]这一次,又是那一张桌子,又是那[不]七个人,又是一样的月亮。可在吃[得]晚饭的时候,父母和姐姐都拿着手[转]机,他们不说话,我们也不说话。[载]月亮慢慢离开,这一顿饭也终于结[!]束了。

我们家的晚餐,再也不是以前的晚[文]餐了。物是人非,谁又能永远保持[章]着曾经的模样呢?
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aizhuanwu.com/gw/3139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 爱转屋 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