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忆起小学6年级的事情,那场疾病让我心有余悸。在我小学六年级时,经过几年的治疗,肺病基本上好了,随即出现了心脏疾病。初中我去了外地,没办法继续在夏大夫那里接受治疗,只能花着昂贵的医疗费,去地级市的医院治疗。

军训第一天上午,我便因为心脏疾[文]病导致的身体不适,而提前终止了[章]军训。父亲来到学校,带我去市中[来]医院检查。不要以为“中医院”是[自]纯中医诊疗,这个“中”的意思是[爱]“中心”。之所以不叫“中心医院[转]”,是因为已经有了“中心医院”[屋]这个医院(简称“市院”),因地[,]理位置偏僻,一般不往那个医院去[文]

在中医院,父亲带我做了心电图、[章]心脏B超。那时候叫B超,不是彩[不]超,因为是黑白的。B超可以外放[得]出声音。

做心电图比较顺利,一长条的纸打[转]印出来,上面写着诊断结果。诊断[载]结果的原话我不记得了,只记得两[!]个结果的意思是:窦性心动过速、[文]心率不规律。心动过速的表现是,[章]每分钟心跳在120+;心率不规[来]律的表现是,心脏每跳动几次,就[自]会停止跳动一两次。

做B超则没那么顺利了。医院只有[爱]一个B超室,整个上午要给120[转]拉过来的病人检查,下午如果有1[屋]20病人,也要优先检查。因此,[,]医生让我下午去检查。中午,父亲[文]带我去外面简单吃了饭,便苦等下[章]午能排上队。下午我们赶到B超室[不]时,大门紧锁。等了一会儿,从屋[得]子里抬出一个患者,全身蒙上了,[转]已经死亡。过一会儿,又抬出一个[载]患者,气色虽然不好,但还好他还[!]活着。然后,医生通知我进去检查[文]

B超检查时,我抬头便可以看到我[章]那正在快速跳动的心脏。B超仪的[来]屏幕很大,医生偶尔会打开声音,[自]听到那有点恐怖的跳动声音。我不[爱]知道这个声音是如何模拟出来的。[转]

连我自己都能看出,我的心脏跳动[屋]的规律是不完全规则的。医生诊断[,]了一会儿以后,下达的诊断结果是[文],心脏的结构没有问题,心率不规[章]则、心动过速。

门诊医生看到诊断结果后,让我每[不]天去医院门诊输液。父亲对医生说[得],我在外面上学,不方便天天去输[转]液。医生便给我开了90多块钱的[载]药。这些药分为两部分:一部分是[!]平时吃的,一部分是在身体觉得不[文]舒服的时候吃的。那是2002年[章]9月初。后来我才知道,这部分钱[来],都是借的。

回到学校,我把检查结果交给了班[自]主任。这关系到我提前结束军训的[爱]问题,因为,这个假不是随便请的[转]。每次饭后,我都要吃好几种药。[屋]药被我放在桌子洞里,吃药的时候[,]我直接把它拿出来放在桌子上。

心脏的疾病,在做课间操时并不会[文]导致身体不适。平时也很少有身体[章]不适的时候。因此,医生给我开的[不]一部分药,我印象中只吃了一次。[得]这部分在身体不适的时候才吃的药[转],是中药。我已经不记得是什么药[载]了。

那次,我似乎有些不适,但我忘记[!]了当时的具体情况。从小到大,我[文]的父母,尤其是母亲,一再用很高[章]的嗓门大声强调:“中药西药不能[来]一块吃!!!”有些中药和西药,[自]确实不能一块吃。但他们没有分辨[爱]能力,小时候的我,同样没有分辨[转]能力。因此,我在吃完了西药后,[屋]过了两个小时才吃中药。

由于初次到外地,加上身体疾病,[,]再加上我因为患有疾病而遭到身边[文]同学的各种嘲讽,寝室同学还欺负[章]我,因此我特别无助。至于他们如[不]何嘲讽我,又如何欺负我,等到后[得]面,我写求学生活的时候,会进行[转]详细叙述。在无助的时候,我想家[载]。身边的太多人都想家。学校里有[!]两部IC卡电话,我常用IC卡电[文]话给家里的座机打电话。

就在我感觉不舒服的那天,晚上我[章]给家里打电话时,提到了这件事,[来]并且说明了我在吃完西药后两个小[自]时才吃中药。电话那头的母亲,对[爱]着电话,破口大骂:“这孩子,谁[转]告诉你吃完西药过两个小时吃中药[屋]了?谁告诉你不能一块吃了?这孩[,]子怎么这样呢,你有毛病就好啊?[文]啊?这孩子也太不让人省心了,这[章]孩子真是的,……”

我本来想求得母亲的安慰,安慰我[不]因为身体不适而烦恼的心,结果在[得]电话中被骂了一通,然后母亲挂断[转]了电话。我挂了电话,后面排队的[载]同学急着用,我说“等一下”,我[!]就又给家里打了过去,家里没接我[文]的电话。

此时的我,更加无助。挂了电话,[章]转身离去。眼泪在眼圈里打转,我[来]很想哭。看到其他同学,无论男生[自]女生,边给家里打电话边哭,而我[爱]却不知道跟谁去哭。连父母都从心[转]灵上抛弃了我,在那个消息闭塞的[屋]环境,身边又是各种嘲讽、欺负时[,],我又要跟谁去诉说。

有一次,班主任通知班里,记录每[文]个人每分钟的心跳次数。我们自己[章],按照教室前面挂着的石英钟即时[不],用手指按住手腕的脉搏,进行手[得]动观察,然后报给班里记录的同学[转]。我印象记录的同学不是班长,而[载]正是那个善于嘲讽我的人之一,名[!]叫富家宝(化名)。

当时,其他同学的心跳次数在80[文]~90左右,这也符合这个年龄段[章]的身体素质。然而,在我印象中,[来]我的心跳次数好像是122,我直[自]接大言不惭地告诉了富家宝,我的[爱]是122。她说:“哼,122呢[转]?122啊。”

冬天的时候,下过了雪,体操变成[屋]了跑操。围绕着操场外围,在水泥[,]路上以班级为单位跑步。这便是我[文]为难的地方。经班主任批准,跑操[章]的时候我留在教室打扫卫生。学校[不]里会严格检查班级跑操的出勤情况[得],遇到领导来查,用恶毒的语气呵[转]斥:“你咋不去跑操呢?”我只能[载]怯弱的说:“我有心脏病。”

初二的一天下午,学校组织体检。[!]班主任将我们班同学分成了几支队[文]伍,分别去不同的地方检查不同的[章]项目,我所在的队伍第一个检查的[来]项目,叫台阶试验。

当时的台阶很少,只有一个。每次[自]只能有一个人进行试验,大约3分[爱]钟。跟随着乐曲上下走动,然后将[转]手指伸入机器中测定心率指标。前[屋]面进行两三个人以后就轮到了我。[,]

就在我做完台阶试验后,很快我就[文]眼前发黑,天旋地转。台阶试验结[章]束后,我没有进行后面的测试,而[不]是回到教室休息一会儿。他们说,[得]我脸色苍白。班里好心的同学让我[转]回家休息。那时候,母亲已经过来[载]陪读。具体陪读的经过,后面叙述[!]。在教室休息一会儿后,我恢复了[文]一些体力,在同学的搀扶下,我下[章]了楼,这时候班主任回来了。班主[来]任看了看我,然后摸了一下我的手[自],发现我的手也是冰凉的。同学送[爱]我到楼下,我自己支撑着,慢慢回[转]了租住的房子那里。

刚回到家,母亲看到我时,第一句[屋]话是:“你咋回来了?”我没说什[,]么,母亲看到我的脸色,害怕了。[文]我躺在了炕上,休息。当晚,我的[章]身体恢复了,第二天便正常去上了[不]学。

当新的广播体操发布,学校会安排[得]停课,由体育老师带领,反复进行[转]练习。当时,上面的教育局给每个[载]学校发放了很多本磁带,磁带的正[!]反面全部都是广播体操的曲子,一[文]遍接着一遍,我们也一遍又一遍地[章]跟着磁带来练习。当时练习的是《[来]青春的活力》,这部广播体操一直[自]做到高中毕业,其他的学校自编的[爱]广播体操,尽管更换,也只需要练[转]习一套,而不像小学时候每年都要[屋]学习至少两套广播体操了。

我记得练习广播体操时,如果连续[,]做五六次以上,我便会悄悄地减轻[文]一些劳动量。比如《青春的活力》[章]第四节当中,男生和女生的动作不[不]一样,我便会中和男生和女生动作[得]的特点,并降低运动强度。

初一的一次冬天跑操,我自觉身体[转]情况有所恢复,便出去跟班级同学[载]一起跑了一圈。跑完一圈以后,由[!]于担心身体,我又回到了教室。跑[文]操结束后,班主任进来说:今天林[章]海也跟着大家跑了一圈,值得鼓励[来]

初二以后的冬天跑操,当我身体允[自]许时,我都跟着跑;其他季节的课[爱]间操我天天都参加。那时候的情况[转]尽管比初一的时候好一些,但我害[屋]怕它变得严重。我不仅要忍受疾病[,]带来的身体上的摧残,更要担心家[文]里给我治疗花费大量金钱后造成的[章]无休止的争吵以及对我的精神折磨[不]

看病花的钱,有太多是从奶奶家和[得]姥姥家借的。当他们再去借钱觉得[转]没有脸面的时候,便让我去借。为[载]了看病,父母让我去姥姥家借一千[!]块钱。当我去了姥姥家,提出我要[文]看病,借一千块钱时,姥姥没说什[章]么,跑到大门口蹲在地上吸烟;老[来]姨沉默不语。二舅、三舅不在家,[自]姥爷没说什么。当晚,姥姥让二舅[爱]去追要外债,要回来一千块钱外债[转],借给了我。这一千块钱,里面有[屋]一百、五十的整钱,也有很多一块[,]、五角的钱。

初中一年级的时候,因为一些疾病[文],我在一位姓关的老中医那里进行[章]过治疗,效果显著。然而,关中医[不]对心脏疾病的治疗并不擅长。

初中那几年,我在中医院进行了几[得]次复查,几次治疗,有一定的恢复[转],但还是无法痊愈。我忘了是在初[载]二结束还是中考结束之时,我做了[!]一次心电图检查。结果显示,心跳[文]每分钟在110次左右,心跳依然[章]存在有规律的跳几下停几下的状态[来],心电图上面的形状,是一段波浪[自]线、一段直线、再一段波浪线、再[爱]一段直线,每段波浪线的长度基本[转]一致,每段直线的长度也基本一致[屋],波浪线比直线略长一点。

2014年夏天,我和父母在收音[,]机中听说,在省城有个医院正在推[文]出“奇经疗法”的治疗。“奇经疗[章]法”的发明人在收音机的电话访谈[不]节目中回答患者的问题。这个节目[得],是本省的电台与其他省的电台联[转]合推出的。一开始,是本省的电台[载]首先连线,后来是中途接入其他省[!]份已经连线的节目。我的老姨也听[文]到了这个节目,建议我去试试。父[章]亲给节目组打电话打不进去,但我[来]们决定,根据节目中播出的医院地[自]址,亲自前往看个究竟。
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aizhuanwu.com/gw/3054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 admin 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