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晚乘动车回来时,用kindle看书,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事情,挺有感触的。我会一一分享给大家,由于回南天气湿气太重,原本有点感冒,再加上喉咙疼痛,实在无法专心写微,有写到不好之处,还望见谅。

好了言归正传,几年前,有两个朋友A君和B君想要做同一件事情,几乎也是同时间都想到了来找我合作。

A君执行力很强,B君的公关能力也不赖,都是我很欣赏的,至少在我看来都是能够成事的人。

只不过我也有自己的方向,跟他们合作也只能利用我的业余时间来做。所以,我能抽出的精力只能帮助其中一个人,也就是说我必须做出选择。所以接下来和他们都分别聊了聊。

首先是A君,当时A君刚离异,房子也留给了老婆,还举债给了老婆一笔钱,那段时间经常挂在嘴边的就是:现在我所有财产,除了一屁股债,就只剩下这间公司和这个梦想了。

A君在跟我谈的时候,没有提股份的事,只说:钱这方面以后肯定不会亏待你的,虽然因为我最近的遭遇,起步很艰难,但是我们一定会好起来的。另外他也提到了,不会再分股份给其他合作者。因为他觉得能让他们参与进来,他们就应该感到很高兴了才对,给了股份他们以后反而不好控制了。

而B君和我见面时,他提出的开口价就是百分之十五,如果你有想法,我们还可以再谈。当时我是不出钱,纯技术入股的。同时他也给另外两个合作者较高的股份,导致自己只拿了很少股份,要知道他是出了所有钱的。

这么一比较,不对劲啊。A君也不像是小气之人,从他对前妻这一点就能看出来;而B君的表现,按照我目前这样也不一定能有他这么大气。我不得不提问了B君,为何要这样分?

B君说,他在他以前的公司,可以说是厉害角色,上升最快,赚了也最多,上上下下的同事被他甩的连他的车尾灯都看不到。他问我:既然找到了一个这么好的平台,又发展到这么高的高度了,你知道我为什么还要自己出来创业,过着长期这种朝不保夕的生活吗?

我想了想,脱口而出:难道是因为......JJ没我大?他沉默了一会儿。然后继续说:因为我发现,那个董事长身边跟了他十几二十年的老兄弟们,手上所有股份全部加起来,都达不到区区百分之五,我顿时看到了我面前的钢筋水泥天花板。现在连个馒头都没有,吃进嘴里的也只有空气。如果能够团结大家力量,一起做出个天大地大的蛋糕,我自然也能拥有一份吃不完的蛋糕了,你说对不对?

另外JJ谁大,空口无凭,得去厕所里拿出来量一量才行。我听的好感动:好的,我去买尺子。他说:买卷尺。

我一边起身一边回答:OK。他终于意识到我是真的要去买,汗都留下来了,这不明明在谈生意的吗?他飞扑过来把我死死按在座位上......

画面太污就不详细描述了。

总之,同样是朋友,同一个生意,A君邀请我先在他的船边游一阵子,答应我等风浪小一点就会丢给我一个游泳圈;而B君,他在船上有我的位置,大家可以一人一浆合力前行。

我想大家应该也能猜出来最后选择跟谁合作了。

到目前为止,据了解,A君的公司最常发愁的事情,就是怎么给员工们发下个月的工资;而B君经常给大家开的一个猪头猪脑的玩笑就是:我们该在2016年的几月份上市?

类似这个事情,之前也遇到过,这里就顺便提一提。有一个合作者,草根出生,有一定的地位,口才很好,很有商业头脑,就是事业做不起来。经常以创业的名义把人请来,以种种诱人前景许诺,但是在每次请合作者吃饭,都选的是一个人均不到二三十元的小馆子。虽然他谈笑风生,说起未来收入头头是道,但是吃完就有人直接告辞了。
然后在产品推进阶段种种鸡贼,又要人出力又不想出钱又没有资源,总是说创业阶段咱们能省则省,时刻都在倡导“泡面+折叠床”的义务加班文化,这个阶段又走了几个。
最后产品终于出来了,运营过程中出现种种问题,资源不足,人力又跟不上,解决方案一拖再拖,一个决策往往需要果断处理,都能拖着两三天甚至更久,还是在你跟着屁股后面穷追不舍的情况下。

一旦到了要兑现先前画的大饼承诺时,往往各种理由进行推脱,理由也是五花八门,大到政治社会环境问题,小到名人八卦生活信仰。这都有毛关系。

于是我也果断告辞了。有时候选择这个东西,确实很让人抓瞎。不管怎么选择,结果都是没有对与错的,只有适不适合,能不能达到自己的预期。有时候不要那么倔,放下你的委屈,直面你的问题,事业成功,情场得意,早晚都会有的。

选择,为人很重要,如果是你,会怎么选择?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aizhuanwu.com/gw/3041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 admin 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